我想在2018世界杯决赛进个球

2018年不得不说的世界杯马上就要来临,微信上,常有没见过面的不认识的人加我,我懒得询问人家来历,只是通过朋友圈照片稍微猜测对方的年龄及工作。去年,添加了一位陌生女士,她发在朋友圈的自拍照片,都是很有腔调的,衣服是不张扬却特有范的款式,帽子和围巾是类似年代戏里有分量的点缀,半宝石别针是经常出现的饰品,头发是台北有名的发型师打理的…她剪了一个利落的酒红带棕染色短发,脸型椭圆,笑容甜美,皮肤好得不得了,照片里,看起来就像二十多岁。有时,她发一些添加了公主帽,水晶发箍,狐狸耳朵的自拍照,又是嘟嘴,又是媚眼,萌萌的,可爱极了,很像十五六岁的样子。

年底时,因缘际会,在一个聚会上见到她。她的皮肤真是蛮好的,很有光泽,可是,眼前,分明是一位五十来岁的人很老到地在谈论商业模式。我有些目瞪口呆,彻底对美图秀秀“跪了”,这款工具真是朋友圈里返老还童的利器。嗯,今年春节,多少朋友圈的帅哥靓女,回老家见到少小旧识时,会不会打回原形,路人甲路人乙模样?

很理解使用美图的人们,爱美是天性。但我不用美图,我的自拍是给自己看的,记录自己不同时期的各种状态。美图遮盖细纹干纹黑眼圈等缺陷,总是光泽美好面容,会使我忘乎所以,松懈正常作息,不利于认清自己状态,及时保养。也不想令朋友圈里距离遥远的人因美图而误解,面对面时,落差太大,完全认不出来!过多的美好姿态和高级腔调,会抬高他人对自己的期望值。这种人设经营,阳光下,面对面时,轰然倒塌得彻底。

我想在2018世界杯决赛进个球

我想在2018世界杯决赛进个球


1969年的歌曲与无言的初心

春节前,埃隆马斯克的火箭星际飞船上天了。很多中国人急了,各种分析,为何在中国“上天”的是茅台股价,为何中国出现不了类似马斯克这样的创新人物…嗯,我们用近40年的时间,日以继夜赶路,奔走人家欧美一百年才走过的道路。一些创新创造不如美国,一些致富导向很有问题,须警醒须加油,却也不必过于紧张,别好大喜功,一步步踏实向前更重要。

马斯克火箭上天过程中,有个细节是,被送上天的特斯拉轿车里,循环播放一首英国摇滚音乐人DavidBowie在1969年创作的歌曲SpaceOddity。这首歌充满太空幻想,鼓舞了很多热衷于探索太空的欧美人们。不可思议的是,近50年了,这首老歌,始终被马斯克等太空探索爱好者奉为精神指南。它与马斯克的岁数差不多一样大,他终生记得它的鼓励。美国没有流行“不忘初心”这句话,可是,这不就是不忘初心吗?而且,他做到了,将初心变成现实。

我们曾经的好音乐,好艺术,几乎都没有能够像已近五十岁的《SpaceOddity》那样,依然被视为创作之灵魂或理想之精诚,受重视受欢喜。明明日本漫画《阿童木》及宫崎骏动画学习了中国动画《大闹天宫》的精髓,我们的年轻人却沉迷于如今稂莠不齐的日本动漫,不懂得从文化本源里寻找创新道路。明明我们的快板,我们的老腔,有说唱与嘻哈的原始形式,谭维维唱了华阴老腔,却被很快遗忘,年轻人继续追求美国嘻哈去了。明明我们的明式家具,卯榫结构,平雕漆工,有诸多利于环保利于维护利于长久的优点,且审美上意境幽远非常高级,土豪们富豪们二代们还是更喜欢挥霍金钱购买动辄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的欧式美式家具…

我们的不忘初心是什么?更多的,是否,只是说说而已,姿态而已?

我想在2018世界杯决赛进个球

我想在2018世界杯决赛进个球



2017年,我听过的,最心酸的一个笑话是:在一个论坛上,主办方采访几位优秀的年轻投资人,问他们各自的人生愿望是什么。其中一位年轻人,他的回答是:“有一个特别不切实际的梦想,我想在世界杯决赛进个球,哈哈哈哈哈哈…”

他一连串地笑,大笑特笑,嘲笑自己的愿望完全属于空幻。台下的观众也笑了,笑得那么开心,又那么无奈。

这就是中国男足给予中国人的独一份酸楚。马斯克的火箭上天了,我们会难过,会反省,但是不会绝望。我们会继续努力,相信有一天,中国企业家也会在太空探索上有所建树。因为,中国在太空上,已经有所建树了。日本德国意大利的电影获得了奥斯卡,我们会难过,会反省,但是不会绝望。我们的影视在进步,即使始终难以符合奥斯卡评奖倾向,终有一天会建立起属于中国的类似奥斯卡这样有威望的评奖体系。很多领域,我们在追赶。但是,男足,那就算了吧,奉陪不起。

论证很简单,女排女篮到女足,跳水速滑到网球,多少中国人不擅长的体育领域,已被中国健儿迎头赶上了世界一流水平。以此类推,男足当然也有希望赶美超欧(足球成绩欧洲比美国好)。可是,近40年了,一切的理所当然,类推,论证,到了男足这里,都失效了。世界杯摸不着边,谈什么在世界杯决赛进个球…因此,这小伙子谈到梦想,只能以一连串哈哈哈掩盖完全的绝望。如果,他谈的不是男足,以中国体育金牌大国之经验,就不至于彻底空幻,不至于只是笑话。

如果,去年,你的一些愿望落空了,计划没能实现,别太难过,你不是垫底的,中国男足也不曾实现什么。如果,今年,你的一些愿望还没规划好,计划还躺在纸上,别拖延,再不济,也不能像男足那样,赶紧加油吧。

我想在2018世界杯决赛进个球

我想在2018世界杯决赛进个球


“人走茶凉”与自我平台

年底时,不少自媒体热衷于谈论一人一IphoneX的年会,一人一台车的年终奖,使得很多不曾拿年终奖,不曾参加过像样的年会的人们感觉尴尬又难受。

这类风光,大都得归功于一个发展趋势良好的公司平台,不等于拿到奖励的人们在能力上勤奋上一定超越没有年终奖没有年会的人们。举个例子,55岁就卸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卸任移交时,特朗普带了一个相框当做小礼物送给奥巴马夫妇,这是总统职务接交仪式中的一个礼仪环节。相框蛮大的,米切尔拿着它,不知所措,她还要完成合影发言等仪式,然而,参与接交仪式的一整队白宫工作人员,没人上去帮她拿这东西。这一天起,奥巴马不再是美国总统,白宫工作人员不再为这对夫妻服务,即使,只是拿个相框,也不行。这时候,奥巴马的好男人形象出现了,他帮米切尔拿过那个相框,先拿进去,再回来继续仪式。

即使贵为总统,一旦任期结束,尚未离开白宫,已经“人走茶凉”般无人服务了。

这就是平台作用,它可以让奥巴马从47岁的芝加哥大学宪法讲师一下子变成近年来西方世界最著名的领导人,也可以让奥巴马在55岁,又回归平民地位,与普通百姓一样,拿相框拎行李订机票,皆自力更生。

就职于一个良好平台,可以得到令人羡慕的年终奖,参与令人炫目的年会狂欢,但是,并不保证这些永远是你的年终拥有。平台有盛衰,职业有起伏。将自己进化成公司内部或者大平台上或者社会上不可或缺的小小平台,才是硬道理。狗年,公司要旺旺旺,你的技能,你的业务,更须旺旺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