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的明信片

世界杯的明信片

40年,足球世界杯;40年,我的前半生。

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巅峰对决中,风之子荷兰人克鲁伊夫向世人展现了足球场上的飘逸和洒脱;阿根廷人肯佩斯则如烈马般,扬鬃奔腾!随着东道主如愿夺杯,蓝白条衫涌动成了欢乐的海洋。

那一年,我告别了初中时代的逃课、野游、钓塘鱼、捉沟鳅、摸螺蛳、抠河蚌的闲荡日子,在初中毕业期潜心准备中考,如愿考入铜都之城高中快班,正式收心,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理念下,于文海题山中,艰难地游弋、跋涉。

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预选赛。精灵般的鬼魅杀手金童罗西大放异彩,助小组赛表现平平的意大利队后程发力,连克强敌,勇夺金杯;而如初生牛犊般勇猛而骄横的马拉多纳,却遭遇滑铁卢,阿根廷人铩羽而归。印象深刻的是当年足球杂志上马拉多纳专版,充斥着他失望、不甘和狐疑、沮丧的眼神。

那年七月,我和花大三团的战友们,行将奔赴祖国的南北西东,去开垦辽阔的地质沃土!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依依惜别的时刻,有惆怅,有泪花,也有傲骄,还有憧憬!有歌在嘶唱:这世界,我来了!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大牌球星云集,德国的鲁梅尼格、马特乌斯,法国的普拉蒂尼,巴西的济科等,而26岁的马拉多纳展示出纵横捭阖的球王风范,当然,还有他的上帝之手。这届世界杯,马拉多纳殊荣独享,他率领阿根廷队一路披荆斩棘,勇夺冠军。

那一年,我在江城武汉读大二,邂逅初恋。然而,鸿书传递终会被遥远的距离阻隔,最后,无奈的我拉响了警笛:河流湍急,天公又不架桥,我无法抵达彼岸……伯母最后来信,说她闺女很坚强,但时常会流泪……然而,分手决绝,已无可挽留。

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一首狂放的《意大利之夏》透心蚀骨。一位武汉友人的语境更为直接:“个板板,像要失去重心的感觉!”伴着歌声,观众席上热情似火,绿茵场上激情澎湃,而本土球星斯基拉奇,神奇的如昙花般,怒放赛场!

那一年,我首次在职场挂了个衔,任某化验室岩鉴组组长,开启了显微镜下的地质工作生涯,一份份鉴定报告从我手中传往四面八方的地质区段,为地质工作中的岩性现场识别和地质报告质量的提升,提供了借鉴和便利。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可喜可贺:我升级当爹啦!

1994年,美国世界杯。盛夏之夜,酷暑难当。恰逢单位辖区停电,遂邀三、四位喜好足球的同事、朋友,在我家里熬夜看了世界杯历史上头一次要通过互射点球决出冠军的比赛。最终,意大利人巴乔失点,送礼巴西。巴乔眼中盈满地中海蔚蓝色的海水,从此,足坛忧郁王子诞生。

那一年,我转行进了某队机关,从事宣传工作:采访、写稿、组稿;办简报、出橱窗、画板报;组织学习、开展培训、印发文件、筹备会议。清早,播送队内新闻;傍晚,播放下班乐曲;工余,维修高音喇叭……累,并快乐着!

1998年,法国世界杯。巴西外星人罗纳尔多横空出世、大杀八方、所向披靡。然而,在巅峰对决中,却诡异、蹊跷地脆败于法兰西,成全了秃鹫齐达内的二度梅,至今成谜。

那一年,我主持某队党委宣传部工作进入第二年,普法、文明单位创建等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我作为单位的文化、宣传首席执行人和会议专员,频繁穿梭于武汉、驻地和相关城市,为革命事业东奔西忙……妻见了,不忍,叹道:“四眼呀,你受累了!”

2002年,韩日世界杯。中国首次获得参赛席位,却上演尽吞9蛋之惨剧,无颜而归;外星人罗纳尔多以中国福娃造型,率巴西队强势登顶夺杯。

那一年,新瓶装旧酒,我改任某队党委工作部第一负责人和工会、纪委第二负责人。一时间,党宣群纪工作重任压肩,不敢懈怠,事必躬亲。世界杯期间,局出台政策:男42周岁、女32周岁在年底内退。单位旋即组织这帮壮年男女告别游,去上海、周庄。没想到,去时,旅游大巴如蜗牛爬行,尾部浓烟滚滚;回时,更换后的旅游大巴在高速上轮胎爆飞,惊呼、尖叫、咒骂、哀嚎……囧途惊魂!

2006年,德国世界杯。乏味至极的一届世界杯,两支防守球队意大利队、法国队会师决赛。随着领军人物齐达内惊世骇俗的“世纪之撞”上演,法国队的冠军缘分就此断送。点球大战,意大利队笑到了最后。

那年七月,我即将在某队工会、纪委第一负责人位置上干满两年,且在“七一”荣膺局优秀党务工作者之后,创下连续五届蝉联之举。乘着兴头,欣然参加局系统书法绘画大赛——大热天,汗巾尽湿,精心绘送了一副人物中国画《演出之前》,让看腻了花卉中国画的评委们眼前一亮。经投票评比,此画一举夺魁!没曾想展览之后,这幅头奖作品竟不翼而飞。愤懑之余,我也有欣慰:作品得到认可,且还有人拿去收藏,真得谢谢“藏宝人”的青睐。

2010年,南非世界杯。传切配合如行云流水的西班牙队在加时赛行将结束时,终于水到渠成,随着伊涅斯塔巨浪袭来,荷兰队大门轰然垮塌,西班牙队喧嚣着涌向宝座,首夺金冠。

那一年,我在同系统内跳槽,就职于武汉某二级单位。工作之余,潜心写作,开总局导刊连载之先河,发表了向地质人致敬的长篇纪实《山花,没有开放》,并首获总局系统文艺类作品特别大奖。随后,我花大三团的战友、一局女才子“在水一方”在她的长篇纪实《二虎轶事》发表后,对我笑称:“至此,你的《山花》,我的《二虎》,在总局导刊文艺类长篇作品上,双峰峙立,呵呵!”

2014年,巴西世界杯。德国战车半决赛中连轰七炮,将东道主炸得溃不成军;决赛中,阿根廷潘帕斯雄鹰苦苦盘旋,企图将德军引到悬崖决点。眼看悬崖已近在咫尺,急切中,格策斜刺里偷射一发炮弹,瞬间将潘帕斯雄鹰的幻梦炸得粉碎,德国战队昂首夺金,胜利凯旋!

那一年,东边日出西边雨,阴晴两重天。那端,在南美大陆,世界杯大赛热浪滚滚,激情四溢;这边厢,在亚细亚中国,地质行业急速滑坡、濒临断层。我所在的单位面对危机,集思广益,找寻对策和出路;全体职工和衷共济,共度难关。可喜的是,经过一番转型改制,单位的经济效益得到提升,逐步走入了经济发展的快车道。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冷风肆虐,刮得荷兰、意大利、德国、阿根廷、葡萄牙、西班牙、巴西、英格兰等足界豪门踉踉跄跄、跌跌撞撞,最后一命呜呼,栽倒在险恶重重的寻金路上,真的是:漫漫寻金路,一路有死骷啊!最终,浪漫的法国人挽着含金量不足的金杯扬长而去……

这一年,我依然按部就班地完成份内份外的工作,于工作之余,自我邀约,草作此文,温故知新,鞭策自己继续前行。无论风云如何变幻,我始终走在路上。


发表评论: